生声不息

| | |

曾经模仿威尼斯礁湖一年一度的潮汛,把巴黎东京宫展厅注满水,变成可以划船的湖面。   观众划着船在黑暗中行进,身旁是一连串图像,逐渐浸入一个视觉、听觉、触觉交织的体验中,于现实和想象交汇的梦境中穿梭的创造者——实验声音艺术家塞莱斯特·布谢·穆日诺 Céleste Boursier-Mougenot再一次以“活”的声音给我们带来了大自然的心声——《生声不息》展。

这一次,他将目光投向了“人类如何与人工化的自然共存”与“构建一个生态,想象人类之后的世界“

人与自然,当下、过去与未来,在这个象征着永恒的螺旋形的展馆里相会,视觉、触觉、听觉在这里交织,从而创造出漫长的此刻(the long now)的神奇体验。

 

Sonsara(生声不息)是一个组合概念。

 

Son是法语声音的意思,即可以通过耳朵感知到的听觉。

Samsara,源于藏语,依业轮回,即生命流转循环,它包含了人类生前的过去及死后的永生,每一个现实的生命,都是秉承过去生命继续而来。

 

沿着仿佛干涸的古老河床的鹅暖石阵徐徐上升,直达被雾气充满的展厅。

那一刻,仿佛误入电影之中的情景,空气中烟雾缭绕,若隐若现的“嗡嗡”声从远方传来,一条神秘的、漆黑的通道向前方延伸。

寂静无边的黑暗包裹着我

仿如时间走廊,耳边听到混沌而奇妙声音,此刻,时间像是被压缩成流动的音乐,穿过身体,只留下手心的酥麻感。

这段在黑暗中游荡的进程, 猛然闯进了心犀最深远的之地,心跳声越来越清晰

 

我是谁?

我将去向何处?

 

穿过黑暗,气球在纯白空间内漂浮游移,麦克风所记录的环境声音由现场的音箱实时播放,位置和气流的变化产生的不易察觉的随机声音定义了空间本身。

你能听到,气球的移动轨迹,漂移至何处,在哪里停留。

就像是获得了某种意识和声音沟通般的超能力。

 

展厅之间用铁链形成的门帘,如同被废弃的工厂的一角,给人以强烈的未来末日之城的直视感。

 

门帘的尽头,是另一个世界,

戈壁黄沙,纯白空间,几只电吉他孤独伫立。

在这个极静的空间,唯有小鸟儿张开翅膀,轻盈落脚在琴弦上

停留、飞走,

无序而灵动的声音在空气中回响

在这人类以后的境地里

面对这轻盈的生灵,沙漠深处的荒草,竟然热泪盈眶,如同站在遥远的未来回看世界的样子

每一种生命形式都值得去珍惜

 

影像作品《丛》中的白色瓷碗以光影交织的方式呈现一种更加抽象的姿态缓慢的移动,在这虚拟的静谧空间回荡着仿如风铃般碰撞的乐曲。

这让我想起庄子《罔两问影》的故事,

罔两是影子的影子。
他对影子说:“你一会儿走、一会儿停、一会儿战、一会儿坐,你究竟在干什么呢?”
影子对他说:“我是有所依赖才这个样子地,身不由己呢。蛇靠它的鳞片才能爬,蝉靠翅膀才能飞。”

这世上的所有事物都是相互依赖的,都处在相互的链条中,没有一件事情是不依赖于他物,没有固定的“主”、也没有固定的“仆”。

罔两依赖于影子,影子又依赖于物体,物体也有所依赖。

这是一个无限合一的世界。

 

当置身于圆形剧场般的空间,看见210只大小不一的瓷碗在蓝色水池中随水流而漂移,才恍然明白原来《从》的投影源来自于这里。

 

漩涡形的水池,意味着循环、永恒,亦象征着大自然跟随宇宙之流生生不息

大大小小的瓷碗在一池蔚蓝的水波中移动、相遇、碰撞、分离

声音如风铃一般,清脆、悠长

谁又能脱离这流转的趋势

 

唯有人与自然万物相融 共生

 

 

安静地在这鹅暖石、光、雾、黄沙、飞鸟、流水与器物共存的空间里呆了整整一个下午

仿佛聆听了一场当下与未来,内心与自然生灵对话的交响音乐会

用心记下Céleste Boursier-Mougenot带给我们与大自然的连接和反思。

 

 

 

后记:

回到家里,录了一辑《大自然在说话》,让我们一起去体验大自然的心声。

关爱大自然,就是关爱自己

这是一个无限合一的世界

 

 

 

by | 2017/10/20 21:55 | 分类目录 : 心界 探索世界 |评论(0) | 阅读(739)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